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vp >> 点苍穹 >> 推演符文

“我要怎么做才能过这一关?”

闻言, 男子眉头微微挑了挑, 旋即较有兴致的看着聂天夕, 这位姑娘一上来便问他如何能过关,言语狂妄至极,但却不做作, 是他欣赏的类型。

“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如此心浮气躁做什么?”

聂天夕两眼一翻:“还用问吗?自然是想尽快离开这种晦气的地方了。”

“你倒也干脆, 此处的十八层地狱, 虽远不及真正的十八层地狱, 但却是完全按照真正十八层地狱构建而成,而此处的施行者和受刑者, 全部由这此地的天地元气构成, 虽然他们的实力并不见得有多高, 但这种数量,却是足以要了你的命。”

聂天夕心有余悸的看向那些牢笼之中, 不论是施行者,还是受刑者,皆有不低于神魄境的气息, 也就是说, 他们之中最基本的修为标准, 也是以她最初进入到这里时的境界为基准。

就这种水准, 还叫实力不见得有多高呢?天谕海阁八院的弟子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层的人数多, 并且, 修为也远远没有达到这等水准。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你该不会是要我一个人杀光这一层的所有人吧?”

男子微笑着摇摇头:“此地我尚且不敢说这样的话, 你又何来的自信能杀光所有人?”

“我没自信,就连进入这里也是被人教唆,但是你们要故意为难我也没办法。”

以聂天夕对外面那声音的理解,在这玄青秘境出现啥不平等规则,都不是什么稀奇事,之前自己傻不拉唧的被那道声音诱骗,还少吗?

听了这话,男子轻笑出声道:“呵呵…你这丫头倒是有趣至极。这些人虽然是由天地元气所化,但十八层地狱的规矩不能被打乱,所以我不会拿这种事情来作为你通关的条件……”

“哦,那你比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好点。”聂天夕总算稍稍松了口气。

男子再度轻笑道:“年轻人你可知十八层地狱每一层的意义?”

聂天夕缓缓点头:“当然知道,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在死后均会被打入这拔舌地狱,施行者会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拽…所以这里人多数舌头被拉长,后再进入剪刀地狱,铁树地狱……”

话到此处,聂天夕突然看向男子,问道:“这一关该不会就是找到通往下一关的入口吧?”

男子赞许的点点头:“不错,不愧是亿万年来第一个闯到这里来的人…”

男子神色渐渐转为严肃:“我在十八层地狱的每一层皆设有两个入口,分别是通往下一层和上一层入口,也就是说,你没做出一次选择都要慎重,因为每当你做出一次选择后,入口将会被打乱,分布在每一层的牢狱之中…并且这里每一层都有成千上亿的牢房…”

“什么!这关就只是找通往下一层的入口,会如此简单?”

聂天夕有些傻眼,这种数量可跟修为完全无关。嗯?跟修为全无关系,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既然你在每一层设有两个入口,而且还是一个通往上一层,一个通往下一层,应该还有什么说法吧?比如我选错了会怎样?”

男子缓缓点头:“通往上一层,等待你的是通往下一层的考验,但,如果你被传回下一层,就意味着你将要面临下一层所有的施法者和受刑者,对你展开的疯狂攻击,直到你找到正确的出口为止…而我每层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当你每一次选错,消耗的时间将会是你先前闯关剩下的时间,剩下的时间用完,则是后面每层的时间,也就是说,只要你选错一次,你的时间都会大大减少……”

“并且一炷香过后,如果你没能找到出口,同样会遭到所有人的攻击…”

听到这里,聂天夕眼角狠狠的抽了抽,旋即头皮传来阵阵的麻痒之感,这简直是要玩死人啊!要知道这里每一层都有成成千上亿的牢房,她就算速度再快,也无法在一炷香之内找到出口啊!

“不可能!这些人光用数量便可以活活耗死我,更何况,他们还具备不低于神魄境的修为。”

“你没的选择…”男子冷冷的盯着聂天夕,将其一口否决。“规矩不能破,除非你可以通关,方才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都通关了,还跟你谈什么条件?”聂天夕瞪了那男子一眼,她非常搞不懂这里的人,为什么竟说一些没有用的话。

“这个给你。”

那男子并未在意聂天夕的态度,而是随手丢出一块黑黝黝的能量石。被聂天夕反手一把抓住,握入掌心。

“这是什么?”聂天夕抬了抬手。

“拿着它,在接近出口的时候,它会发出强烈的光闪,作为提示,但它无法帮你辨别入口是通往上一层,还是下一层。唯有靠你自己做出选择…”

听完男子的话,聂天夕将玉手摊开,此时这块石头上散发着微弱的绿光,看在她附近便有一个出口,只是不知通向哪里。

“如果你准备好了,那便开始吧!”

男子说完,便于转身离开。

“等等…倘若这些受刑者和执行者都出来攻击,我哪里还有后退的机会?倘若我传送的地点在中间怎办,或者,又刚刚好那入口在曾经经过的牢房里怎么办?”

“不会有这种情况,一切都在于你的选择。在这里错了便是错了,对了便是对了,没有回头路可言,所以你在作出每一个选择的时候,都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同时充分利用好你手上的石头。我再给你一点时间消化,然后便会开始,切记!一旦开始,唯有你到达十八层方可停止计时。”

说完,那男子根本不给聂天夕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消失而去。

“魂灵,怎么办?”

此时,聂天夕有点慌,更有点六神无主,为什么偏偏这种事情都叫她给遇上了?如果按那男子的说词推论,这十八层地狱简直就是一场生死的大逃杀啊!

这里的施行者一个个凶神恶煞,手段极其残忍,反观那些受刑者,除刚被送来时,还有人的摸样,施过刑后没一个还有人样儿的,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被刑具一分而二,还有被博取了皮肉,血淋淋的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甚至还有几条狗在啃咬着半死不活的受刑者,几只秃鹫在啄着骷髅的眼珠子……

一想到待会极有可能会被这些人追赶,聂天夕当即心底发寒,背心更是冒出冷汗来。

更可怕的是,他们一个个都有着不低于神魄境的修为?在这里,聂天夕多一分一秒都不想呆下去!所以,这个时候她唯有求助魂灵的帮忙,看看知识渊博的魂灵能有什么好办法,也总比自己误打误撞的好。

“主人你终于想到魂灵了啊?”

从聂天夕进入望月空间恢复开始,魂灵便坐在望月神殿广场的边缘处,看着聂天夕来来回回,频繁进进出出的身影,那种频繁的程度,就好比城门前窜流不息的人群一般。

“抱歉!你应该知道,我别无选择。”聂天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当你发现自己被推上一跳无路可退的境地时,已经为时已晚,如果你不坚持下去,不但你会死,还会连累到别人,这个时候,你惟一的选择就是继续前行,直至终点。”

“哎,其实主人根本不必道歉,正如你刚刚所说的那般,别无选择,只是主人为何现在才想起魂灵来?”魂灵认真的问道。

闻言,聂天夕神色微微一怔,旋即试探性的问道:“听这意思,你有好办法?”

“没有!”魂灵极为干脆的摇摇头。

聂天夕翻了翻白眼,气急败坏的道:“那你捣什么乱?”

“是主人刚刚叫魂灵的呀?”

“是吗?”聂天夕眨了眨眼睛,想起刚刚的确是自己先叫的魂灵,本是想问问魂灵有没有办法,却不想怎么就演变成了这样?

聂天夕有些耍赖皮的道:“我怎么不记得了?”

摊上这样的主人,魂灵也是倍感无奈的轻叹扶额。

“主人您这话魂灵没法接了。”

魂灵有些委屈,聂天夕似是也意识到这个时候不该如此对魂灵,于是正色道:“魂灵,当真一点办法没有吗?”

“也不是一点没有,只是需要主人依靠心眼状态才能完成。”

心眼状态?貌似自己对那种状态的掌握,还不是很熟练。但不管怎么样,既然魂灵能说出来,自然是有办法的。

“说说看,是什么办法?”

“刚刚那人说,你每做出一次选择,通往下一关的入口便会改变,从这一点入手,主人应该不难猜到对方是在用什么操控这里。”

“你是说阵法?”聂天夕突然一拍脑门恍然的道。

“正是,如果魂灵没有猜错的话,刚刚在外面见到塔顶那个符文,应该就是操控此处大阵的关键所在,只要能将符文中的奥义推演出来,这十八层地狱也就没那么难了。”

“推演符文奥义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时间不可控制,我担心,那个人不会给我太多时间。”

就在聂天夕和魂灵这般交谈间,只听整个空间忽然响起:“计时开始!”

随着这句话的传开,聂天夕身后不远处凭空出现一座香台,香台上的香炉内点燃一炷香。

而那些牢房中的施行者和受刑者均都停止了动作,霎时间,他们便将目光全部投到了聂天夕的身上,先前那种惨叫、哀嚎、求饶声也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低低吼叫。

聂天夕顿感压力倍增,这种压力是源自于心底的恐惧和焦急。此刻她的心情有些难以形容,如果十八层地狱闯不过去,她不但有可能送命,还会连累雪芊荨。

“主人莫要惊慌,你不如试试用心眼去推演那图纹的奥义,或许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拼了!魂灵替我看着那柱香,我来推演符文。”

说完,聂天夕当即坐了下来,压下心中一切杂念,凝心静气渐渐进入心眼状态。

自从领悟心眼以后,她还没有好好的练习过,上次情急之下用心眼布阵,让她受益匪浅,不知这次又会有怎样的收获。双手迅速结缔成印,暗红色火苗陡然从她身体里涌出,缠绕在其周身。

一股强横之极的精神波动,也是自其体内蔓延而出。

暗红色火苗在聂天夕的周身愈发凝聚,最后,竟然凝聚成液态的岩浆源源不断从聂天夕的身体表面留下,并蔓延而出,岩浆散发出恐怖炙热的高温弥漫而出,瞬间,将一些距离较近的受刑者和施行者逼得向后退去,而聂天夕却犹如没事人一样。

岩浆在聂天夕身前的地方,渐渐勾勒出与塔顶符文的模样图案来。

十八层塔顶。

先前消失的男子,此时正站在一口古老的井旁,负手而立。

井里水面上倒影着一轮明月,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男子抬手对着井口轻轻一抹,只见一道霞光打入井中,接着似是从井底出涌上夺目的光芒。

随着光芒渐渐退去,井口上面出现一道光幕,光幕中刚好可以看到聂天夕闯关的景象,当他看到聂天夕身前绘制的图案时,瞳孔猛然一缩,旋即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灵阵师吗?”

聂天夕双眼紧闭,时而皱眉,时而侧头,似是遇到什么难以解决问题。但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太久,就见她忽然睁开双眼。

“在那里!”

话音落下的同时,聂天夕双手猛的一拍地,接着整个人都是朝前方某一处牢房飞掠而出,就在她掠出的同时,原本覆盖在她身上的岩浆尽数脱落。炙热的温度,仍旧久久不散。

“聪明,我倒是低估了你。”

男子在见到这一幕后,眼神当即一凝。接着便不再迟疑的双手快速结印,随之一道灵力光芒射入塔顶的符文之中,相触霎那便被其吞没,跟着就见得那符文内的浩瀚灵力呼啸而起,而后便见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符文上的图案正以肉眼可加的速度变换着方位。

聂天夕也是感觉到了那符文的异动,心眼状态全开,同时速度提升到极致,奇异步伐展开,犹如闪电一般的掠入能量旋窝之中,消失不见。

“嗯,不见了!”

见聂天夕已经消失在第一层,那男子再度对着井口一抹,画面顿时切换到第二层。

一经出现,聂天夕便遭到一条条灵力巨蟒的包围,嘶嘶的吐着蛇信,阴冷的锁定着她。

“主人是不是走错了?”魂灵看到四周灵力巨蟒,也是感到一丝不对劲儿来。

此刻,聂天夕脸色异常难看,那是一种隐隐暴走的征兆。可她在听到魂灵这句话后,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缓缓将双目闭合,再度睁开时已是恢复平静。

“没走错,是符文被人做了手脚,改变了图纹原本的形态所致,看来我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监视之中。”

“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我们望月的后人吗!”魂灵忍不住报了句粗口。

然而,这句话,却是把聂天夕给逗笑了出来。

“呵呵…你才知道啊?他们所谓的规则,根本就是形同虚设,随时都会改变。不过,区区雕虫小技而已,看我给你破了它!”

说话间,聂天夕抬首打量下四周,玉足向前猛然一踏,下一霎,玉足下方的地面,立即有裂纹蔓延出去,那种沉重的力道,仿佛令整个二层的空间都为之一抖。

“主人,这些灵力巨蟒可以化为己用,补充你流失的能量。”

“太好了!”

应和一声,聂天夕趁地面震动时掠出,身形瞬间抽离地面,如同鬼魅一般化作洪流而去,暗红色岩浆覆盖在玉足表面疯狂的闪烁着。

※※※※※※※※※※※※※※※※※※※※

感谢留言打分的小伙伴!

聂天夕想要超过雪芊荨还不行,她彻底超越雪芊荨会是从达摩洞出来。

本文的符文是基本都是以图案的形态存在,并且聂天夕能有强大的精神力,完全是因为从小对符文奥义的推演而炼就的。

喜欢点苍穹请大家收藏:(www.vp268.com)点苍穹笔趣阁vp更新速度最快。

点苍穹最新章节 - 点苍穹全文阅读 - 点苍穹txt下载 - 不想长大的全部小说 - 点苍穹 笔趣阁vp

猜你喜欢: 穿到明朝考科举终极三国之归来染江山(都市异能)门越来越小[快穿]魔妃嫁到:蛇君的三世眷宠[火影]被调包的Boss狂女翻天:堕落斗神,撩一个师尊如此多娇美人记我靠美食养猫在仙界发家致富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教你养成一只圣母入魔玉玺记穿越之妇道重生之绽风华异世之成神路灯影流年紫降异世铁匠家的小娇娘姽之婳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逆天萌宝妖孽娘亲异世养夫郎不负妻缘
完本推荐: 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冬雪如锦全文阅读天才名医全文阅读云的抗日全文阅读一块板砖闯仙界全文阅读星际传承全文阅读惹上妖孽冷殿下全文阅读青玄道主全文阅读六零小娇妻全文阅读我的未来女友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异世厨神全文阅读全能修炼系统全文阅读逍遥小镇长全文阅读仙傲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机甲王座全文阅读末日重生全文阅读觅仙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丹师剑宗神魂丹帝逆转重生1990锦绣弃妻归向道家祖师神话版三国医路繁花驸马要上天仙宫山河盛宴重生大富翁天才神医混都市武炼巅峰能看穿历史的眼睛玉玺记我从凡间来重生之苍莽人生最强透视叶安都市超级医圣猛卒万界仙王一剑独峰极品最强大少女神的贴身男秘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冥王退休计划斗武乾坤最强主角系统

点苍穹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点苍穹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点苍穹txt下载手机版 - 不想长大的全部小说 - 点苍穹 笔趣阁vp移动版 - 笔趣阁vp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