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vp >> 点苍穹 >>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无数人震惊, 从零开始到如今, 不过二十年的光阴, 聂天夕的修炼速度可谓逆天!

“我就说, 以人王的天赋,为何会比同龄人逊色,原来如此…”

“十二岁成就通天境!然后从零开始…十余年成就祖境, 当真天才也!”

“以此女之资,假以时日,定能超越历代人王!”

见众人关注的点有些跑偏, 天尊侧头与夜尊对视一眼, 后者会意。

“当年, 冰尊将奄奄一息的人王带回冰宫, 也是全身经脉尽断吧?”夜尊声音不大,却刚好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人群中有人回忆道:“当时,确有一位神秘女子, 性情颇为古怪,但武道境界奇高!”

“记得, 那女子用幻术遮掩了容貌,我等技不如人, 无法洞悉。如今想来, 倒有几分像冰尊。”

“不要乱说, 冰尊怎么会不认得魔族?”

“没准, 正是给冰尊演的一场苦肉计呢?”

闻言, 天尊与夜尊相视一笑。

一片哗然, 虽然有些人早已料想到这个答案…百里若燕的玉手悄然紧握,此事,她也是首次听说,之前聂天夕不愿多说,透露雪芊荨的身份。

“阿弥陀佛,诸位推断当拿出证据,莫要冤枉了好人。”大雷音寺的普贤高僧说道。

“证据当然有…”天尊笑笑,适时开口:“当年冰尊将人王带回,本尊与巫尊亲眼所见,岂会有假?”

人们皆惊,既然是天尊和巫尊亲眼所见,自然不会有人再怀疑。

一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陷入沉思。

“天尊与我的恩怨,何须牵连他人?”聂天夕不再沉默,继续下去势必会牵连雪芊荨。

天尊笑而不语,十分狡猾,眼前局势已经被他渐渐掌控。

“有个人,人王一定很想见一见。”

聂天夕凝眸,心中莫名一惊且不安,她很讨厌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但眼前事发突然,对方像是握着她所有的秘密和软肋,使她措手不及。

“带上来…”

语毕,洛施华等人珊珊来迟…一路上,他们见到许多尸体。

“天夕,你没事吧?”黑石来到聂天夕身旁,关切询问。

聂天夕摇头不语。

这时,彩衣急匆匆从人群中跑来,一把抓住聂天夕,急切道:“天夕,我和糊涂遭到奇袭,糊涂,糊涂被人抢走了。”

“什么?!”聂天夕豁然转身,脸上写满震惊和担忧。

“我不是叫你带着糊涂先行一步吗?怎么会又遇到魔族?”

刚刚来时的路上,他们遭遇魔族袭击,洛施华果断把糊涂交给掌控空间之力的彩衣,并让她带着糊涂先走。

“可知何人所为?”聂天夕问。

“是,是魔族九王殿…”彩衣的话被不少人听见。

聂天夕脸色泛白,顿感不妙!

“大师姐,立刻派人在九重宫阙内寻找……”

“好。”

同时,天尊对身边人,轻轻颔首。

“来了…来了…”

“咦,那不是隐武崖的汝鄢皓天吗?”

闻言,聂天夕身子一僵,旋即缓缓朝被白衣护卫带来的汝鄢皓天看去。

“聂南天…聂南天…”

聂天夕双眸赤红,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握着镰刀的手在颤抖,光影一闪,镰刀消失,原地留下一串残影…

“小心!”

噗!

汝鄢皓天不明状况,便已被一股巨力掀飞出去,血光四溅…

“人王想干什么?”夜尊将聂天夕拦下,厉声问道。

“这是我跟他的恩怨,滚开!”聂天夕欲再度出手。

“且慢!”天尊急忙出言阻止。

聂天夕本就怒气冲天,见来人是天尊,顿时火冒三丈。

“滚开!”

“人王家务事,我等自然不该干涉,但,倘若此人能证实人王的身份呢?”

聂天夕神色一滞,“你什么意思?”

天尊勾唇浅笑,目光扫过众人,朗声道:“诸位,此人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隐武崖崖主汝鄢皓天,但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人王的生父。”

“什么?!”

闻言,所有人震惊,续而,目光齐刷刷汇聚到聂天夕与汝鄢皓天的身上。

“汝鄢皓天声名狼藉,他怎么会是人王的生父?”

“这么说,汝鄢皓天便是当年岳阳宫的少宫主,聂南天!”

“他居然没死?”

此时,汝鄢皓天已从地上踉跄爬起,眼神复杂至极的盯着聂天夕。

周遭议论声嘈杂,往昔历历在目,聂天夕全身轻颤,心绪难平。

啪啪啪!百里若燕闪身而出,一连抽了汝鄢皓天几个巴掌。

“聂南天,你还有脸出现?禽兽!娥皇被你害得好惨!我杀了你!”

“大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武庚呵斥,随即一掌拍出。

“你敢!”

见状,聂天夕微惊,急忙出手应援。

轰!两股劲道在空中相遇,气浪四射,逼得无数人向后退去,其中包括武庚。

百里若燕被清一阁主拽到一旁,汝鄢皓天也被夜尊看护起来。

“人王这是何意?难道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灭口不成?”天尊步步紧逼,丝毫不给聂天夕任何的喘息。“或者说,人王怕事情败露?”

“败露?”聂天夕目光扫向汝鄢皓天,冷笑,“我此生光明磊落,有什么好败露的?倒是天尊,几次三番说我是奸细,该不会是想利用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来指证我吧?”

“他?”天尊嗤笑:“恐怕不够那个资格吧?难道,人王就不想知道,亲生父亲究竟是何身份?当年他为何欺骗你的母亲?这些年人王一直暗中调查九阳宫灭门之事,但每每有点头绪便会中断……”

“够了!”聂天夕压抑着心中怒火,几次挑衅,她再傻也看出这是个圈套,于是她将其打断,警告道:“这与天尊无关,天尊未免管的太宽了。”

“无关?”天尊冷笑:“此人身上背负着日月崖,九阳宫,隐武崖三门血案,难道人王也说与本尊无关?”

聂天夕正色看来。“你说这些,我一个都不想听。”

“人王当然不想听,因为这些事都与人王身世有关。”

两人相互对峙,气氛紧绷,□□味十足。

“像,真像,太像了!你是我和娥皇的骨肉?”

这时,汝鄢皓天不知死活的跑出来,打量着聂天夕。

唰!

一把锋利的刃首,横在汝鄢皓天的脖子上。

“再往前一步,我便杀了你!”

汝鄢皓天脚步顿住,感受脖间传来的丝丝寒意,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很清楚自己与聂天夕之间的差距,数十年过去了,汝鄢皓天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被他夺去气旋的孩子,竟有一日会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并用利刃指着他?

“你还活着,都长这么大了!”

“拜你所赐。”聂天夕神色冰冷,看着这个将她命运改写的父亲,寒声道:“说,我母亲身上是不是被你下了蛊?”

闻言,百里若燕脸色顿时一白,双手微颤,当年,所有人都对凌娥皇突然爱上聂南天感到奇怪,像她那样的天之娇女,身边什么样的天才没有,却偏偏挑了一个最不出彩的男人?

为此,百里若燕找凌娥皇对峙,不欢而散。

如今得知另有缘由,百里若燕的心复杂至极,她红着眼看向汝鄢皓天,等待答案。

就连清一阁主也面露震惊。

汝鄢皓天脸上神色连连数变,最后竟低低的笑了起来。

“呵呵…你是如何发现的?”

聂天夕眼中红芒掠过,不答反问:“母虫在哪儿?”

“母虫?哈哈…这天下间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只要沾了情爱,便掌握了她们的命运,任凭曾经多么骄傲,不可一世,一旦上了钩便什么都听你的…你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快感吗?不过,你娘是我花心思最多的一个女人,她很完美,是我此生最不能忘怀的女人,她什么都跟我说,却没想到我只是利用她,利用她的身份,获悉凤泣绫的下落……”

汝鄢皓天越说越激动,最后竟像疯子一般大笑起来。

百里若燕面色苍白,浑身轻颤,泪水夺眶而出。凌娥皇多么骄傲的一个女子,竟被汝鄢皓天这般玩弄?

“混蛋!我让你笑!”

聂天夕怒急,一掌拍向汝鄢皓天的天灵盖,没有任何悬念,动作奇快,旁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汝鄢皓天脸色苍白,七孔流血,全身多处骨骼崩裂,经脉受损,已成废人。

“你若再敢出言玷污我母亲,信不信我让你生不如死?”

聂天夕双拳紧握,目光凌厉,逼视着汝鄢皓天,血轮若隐若现,显然心绪很不平静。

随着她将手掌拿开,聂南天一下瘫坐在地上,神色突然一泄,旋即不顾身上的伤痛,激动的问道:“我问你…你的血脉是不是觉醒了?我们家族的狂饮血脉…”

聂天夕皱眉,不语。这一幕,使她想起在诛神阵中看到的幻象。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女儿…”

汝鄢皓天面露大喜之色,他与父亲为天尊卖命多年。一直在寻求觉醒家族血脉的方法,历经万年无果。

如今,他竟在最不善待的孩子身上见到希望,血液觉醒!只要聂天夕能突破祖境,便可打破诅咒,斯坦家族将会重新崛起。

只是,聂天夕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孩子,而她的血脉觉醒,绝非家族血液觉醒。

“你住口!”聂天夕双目赤红,恶狠狠地瞪着汝鄢皓天。“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我知道你恨我,过去二十多年里,是我对不起你和你母亲,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但只要你肯原谅我,我愿意好好对你,和你的母亲。”

“就凭你也配?”聂天夕一脚将汝鄢皓天踹倒。

这时,天尊笑着道:“虎毒不食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他有心悔过,人王何须如此冷酷无情呢?”

“你闭嘴!我母亲被他欺骗,被他玷污,被封在冰湖之底整整二十多年…岂是这个人渣一句悔过便能原谅的?”

聂天夕双眼通红,心中悲痛不已,凌娥皇二十多年的屈辱,她二十多年的心酸,岂能那么容易化解?

“凌娥皇的遭遇惹人怜闵。但事到如今,就算人王不让我说,也改变不了人王半人半魔的事实,以及魔族奸细的身份!”

天尊再度将话题引入正轨。

聂天夕豁然瞪向天尊,“你放屁!”

洛施华、黑石等人面色剧变。一片惊愕之中,唯有彩衣望着那道单薄的身影,一言不发。

“你胡说!”

哼哈情绪有些激动,愤然指着天尊道:“我与天夕从小一起长大,我可以为她作证,她不是魔族的奸细。”

“对,我也可以作证,当年天夕为了救我,差点死于魔族之手,她怎么会是魔族派来的奸细呢?”黑石极力证明。

“傻小子,那是因为她对你心生愧疚!”天尊冷笑。“桃花村上百口人命,一夜之间因她而死……”

洛施华凛然喝道:“大胆!天尊以下犯上,居然质疑人王是魔族派来的奸细,居心叵测。”

天尊皱眉,感到有些棘手。目光扫向四周,见众人目光汇聚而来,心中不由暗惊,想不到短短几年,聂天夕在人族中的威望竟已与他不相伯仲,若不及早除之,只怕后患无穷。

他冷哼道:“好,既然大家想要证明,本尊便让你们心服口服!”

他看向汝鄢皓天,目光冰寒且带着一丝威严,令后者身心剧颤,不敢违背。

“说吧!让大家知道一下你的来历,因何化名聂南天,接近凌娥皇,以及挑起天玄大陆正邪之战的目的,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汝鄢皓天缓缓闭上双眼,如今唯有相信天尊能给他一条生路,倘若落在聂天夕手中,只怕必死无疑,这一点,他刚刚已经试探过了。

“不必了,像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聂天夕先发制人,直接将汝鄢皓天吸附过来锁住喉咙。

“…救我!”汝鄢皓天看着天尊呼救!

“聂天夕,你想做什么?”

天尊心里巴不得汝鄢皓天赶快死,因为只有死人能守住秘密,但面上的戏要做足,汝鄢皓天虽然死不足惜,但也要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做什么?”聂天夕面露狠色,玉手缓缓收紧,汝鄢皓天脸色涨红。

“呃…”

突然间,汝鄢皓天的身体一僵,压抑沉闷的痛呼声传来,他惊愕的瞪着天尊,身子一泄,死得不能再死。

汝鄢皓天一死,身体当即窜出一团浓密的黑雾…

引得众人一阵心惊。

“魔气!好浓郁的魔气!”

“当真是魔族!”

聂天夕大惊,断然喝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天尊笑容收敛,正色道:“我做了什么?掐着他喉咙的人是你,你却反过头来问我做了什么?人王莫不是杀人灭口,也要说是我?此处这么多双眼睛,人王就算要栽赃,也该找个高明的理由。”

“你胡说,我掌握着分寸,岂会让他如此便宜死掉?”

“你掌握分寸?”天尊笑着看向众人:“刚刚人王那副恨不得杀了亲生父亲的模样,相信大家有目共睹,难道还会是我冤枉了你不成?”

“她连亲生父亲都能杀,还有什么不能做?”

“此等大逆不道的行径,与魔族有何分别?”

“她刚刚杀人的样子,哪里有人族王者的风范,十足的一个魔物!”

“我想起来了,就是她,那日就她屠杀我们隐武崖上下数千名弟子,连几岁的孩童都不放过,若不是冰尊和巫尊及时赶到,将她镇压,只怕隐武崖满门都会被她杀光。”

那日险些被聂天夕杀掉的孩童,此时竟出现在人群中,眼中有着浓浓的恨意。

在那个孩子之后,原九大世家的人也站出来指证。

“各位,当年在武神台,我也亲眼见过她入魔时的样子,当时有很多人,我们亲眼见证她仅凭一招抵挡下百名天至尊强者的攻击。”

“没错,我也有见过!”

越来越多的人出来指证聂天夕…而那些人,聂天夕都不陌生,有曾经网开一面放过的人,也有曾与她并肩作战的人。

“原来如此,难怪在鼎上战场时,就见那个魔族九王殿总缠着人王,并且百般示好。”

“没错,甚至还当众亲到了一起…”

听到这些话,礼堂内的雪芊荨一阵摇晃,踉跄倒退半步,神色黯然…

※※※※※※※※※※※※※※※※※※※※

感谢留言打分的小伙伴!

不好意思,昨天定点定错了。晚点还有一更。

喜欢点苍穹请大家收藏:(www.vp268.com)点苍穹笔趣阁vp更新速度最快。

点苍穹最新章节 - 点苍穹全文阅读 - 点苍穹txt下载 - 不想长大的全部小说 - 点苍穹 笔趣阁vp

猜你喜欢: 姽之婳临洛夕照[火影同人]或许改变[火影]忍界之神戏精女配[快穿]天下快穿之怨灵交易记录天衣多媚穿去史前搞基建紫降异世源血摇欢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刽子手与豆腐西施一仙难求重生之苦尽甘来穿成炮灰女配后她渣了男主朕本红妆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异世之铠甲制造者重生之幸福等我为皇异世之成神路美人记师父他太难了步天纲
完本推荐: 青云直上全文阅读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全文阅读武霸神荒全文阅读我的未来女友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婿谋已久之闲王宠妻全文阅读快穿之花式撩男全文阅读都市大神戒全文阅读无上神通全文阅读超级兵王的美女军团全文阅读豪门暖婚蜜爱全文阅读神威之主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新明史全文阅读校园修仙狂少全文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全文阅读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全文阅读重生之钢铁大亨全文阅读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绝品神医盛宠之将门嫡妃最强红包皇帝造化神宫一剑独峰都市绝品仙医最强狂兵纨绔天医抗战之铁血山河逆转重生1990我可能是个假王爷通幽大圣绝世武魂大唐腾飞之路入侵神话伏天氏琢玉麻衣神算子百炼飞升录逆剑狂神我的1982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太古狂魔万千宠爱耀星辰前任无双穿到民国吃瓜看戏超级医生在都市第一赘婿霸天武魂

点苍穹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点苍穹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点苍穹txt下载手机版 - 不想长大的全部小说 - 点苍穹 笔趣阁vp移动版 - 笔趣阁vp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