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vp >> 点苍穹 >> 佛前一跪九万年

佛前一跪九万年

江南

“总算找到你了!”

见到雪芊荨, 邵灵禅不禁松了口气, 知晓一切, 她生怕雪芊荨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

那日正处于破阵紧要关头,天际突然撕开一道裂缝, 尼桑从天而降,一句话没有,先撤去日月崖的大阵, 之后又将九重宫阙发生的一切告知。

得知一切,邵灵禅与谷梁若兰立即赶往九重宫阙, 入眼一片狼藉, 所有人神色萎靡,意志消沉,却不敢不见雪芊荨和聂天夕。

小糊涂的哭声引起了她的注意,放眼看去,邵灵禅瞳孔顿时猛缩了缩, 这小家伙的特殊, 旁人瞧不出,她却一眼便能认出。

传说中的神娃儿, 数亿万年来, 永远长不大的长生体质,古书中相关记载并不多。

从武庚手中夺下, 一番探查, 却无果, 她遇到的情况与神乐大致相同,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推出。

本想将小糊涂交给洛施华,奈何小家伙却执意要见雪芊荨,于是,她便带着小家伙来了此地。

遥见满脸泪痕,哭得像个孩子的雪芊荨,邵灵禅一阵感伤失神。

昔年,此处承载着关于她们曾经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可是,而今再回首,却深深刺痛了她。

五年前,那人去了鼎上战场,本以为再相见可以荣归,怎料竟是生离死别。

此间,漫天的花瓣飘舞,清香扑鼻,如晚霞一般灿烂,邵灵禅找到了冰尊,却只有一副躯壳,那灵魂属于谁?

昔年,两人当着她面要捍卫爱情,成就彼此,然而,会再次重逢,却一切成空,一个神形俱灭,一个只见其形,不见其神魂。

邵灵禅来到雪芊荨身边,轻轻将其拥入怀中,轻轻安抚。

“我伤了她!”

“她会明白的…”

“我叫她失望了!”

“不会的,她只是不了解内情…”

“可是她说,永远都不想再追逐我了。”

此时的雪芊荨,就像个没了情郎便天塌下来的小女,忧心忡忡,患得患失。

“不会,她只是一时之气。”

“她死了!被我亲手杀死!你能明白吗?那种痛?”

邵灵禅抚背的玉手顿了顿,双眸熠熠生辉,轻声道:“她那么爱你,定不会怪你…”

“骗人!”

许久,雪芊荨从其怀中退出,坐正,拭去脸上的泪水,似是平静许多。

“放心吧,我不会寻死的。”

是啊,雪芊荨终归是理性的,有些时候,她恨自己太理性,太有原则,她不是没有想过随聂天夕而去,可她却不能那样任性,她肩负着太多人的性命,只有她活着,银月、黑石,那些所有与聂天夕相关的人,才能平安。

所以活着,对今后的雪芊荨而言,更像是一种折磨与煎熬。

“你带她来做什么?”雪芊荨看到不远处的小糊涂,问道。

“是她要求来见你。”

“见我?”

雪芊荨诧异望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小糊涂,后者也正好奇的打量着她。

对于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雪芊荨心情十分复杂,她来自何方?真的是聂天夕的孩子吗?她的父亲是谁?这些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着与聂天夕五六分相似的容貌。

续而,目光移开,淡淡问:“想为你娘亲报仇吗?”

小糊涂坚定摇头:“不!”

“为什么?”

“因为娘亲会伤心。”

小糊涂稚嫩的话语,竟叫雪芊荨瞬间湿了眼眶。

“你娘亲已经死了。”雪芊荨眸泛泪光,“是我杀了她。”

“不!不是这样的,糊涂亲眼看到是那个坏人,是他推了你。”

雪芊荨惊诧,小糊涂的洞察力,让她觉察出这个孩子的与众不同。

“为你母亲报仇吧,我不会还手。”

小糊涂撇了撇嘴,委屈道:“糊涂不能对亲生母亲做大逆不道之事…”

雪芊荨皱眉不解,为母报仇乃是天经地义,何来大逆不道?

“母亲和娘亲都不记得糊涂,可糊涂却记得你们的样子,如今糊涂已经没了娘亲,不能再没有母亲了…”

小糊涂生下来便异于常人,当年诞生只看了两人一眼,便记住了。后来,天帝也给她看了不少两人的画像,让她对两女的记忆犹深。

“你说什么?!”雪芊荨空落落的心,在听到这句话后,终于生出一丝情绪波动。

“你刚刚唤我什么?”

“母亲…”

雪芊荨彻底懵了,回头看着邵灵禅,却见到后者脸上有着与她一样的茫然,她仔细打量着小糊涂。

“你你…能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吗?”

小糊涂乖乖点头。

金碧辉煌的宝殿内,众佛齐聚,唯有赦帝跪在下方,万众瞩目。

“多谢老祖相救。”

“赦帝,可知我因何救你?”

赦帝摇头。

“禅语梵音间,前尘旧事,灯下思量,我觉得心里似轻似重,这一生际遇似真似假。莹雪离开,我心衰败,心花零落,落地成灰。”

老祖笑笑:“凡心千万,心轮静守,若悟不透,禅语一片,佛心一尊,看芸芸众生里,多少的人,不是一路艰辛,泪流满面,一路开怀,欢语一生,唯叹人生路,荆棘坎坷,这也许是上苍赠予的最好礼物,没历经风雨的人生,无法承载生命中的厚重!”

老祖顿了顿看着她,问:“你,明悟了吗?”

“老祖是说,我执乃是痛苦的根源,放下才有新生机?”

混沌老祖缓缓点头:“神族已回不去,你今后有何打算?”

赦帝默了默,而后郑重看向老祖:“我虽痛苦,但我不愿放弃,请老祖救莹雪。”

老祖静静看着她,问:“你可知她已神形俱灭?”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老祖是混沌本源,具备那种手段。”

“你想再见到她?”

被一语道破心中所想,赦帝并不退缩,点头直言道:“是!”

“你可知,她犯下弥天大错?莹雪原本乃神族之根,可她却为了你更改天命珠,你可知整个神族都将因此而受到牵连?”

“不知是何种牵连?”

“灭族!”

赦帝全身一颤,她知天命珠改,神族势必会有动荡,却没想到竟是这般严重。

沉默许久,赦帝似是做出某种决定。“不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救得莹雪?”

“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救了她,你要承受什么?”

“不管怎样,我都受得住!”

“你要替她赎罪,归一佛门九万年,九万年里,你不能去见她,你可能做到?”

“弟子愿意。”

“先别急着答应,九万年后,你将替她肩负重则,能不能再续前缘,全凭你们的缘分。这样,你也愿意?”

“愿意,只要她能活着,做什么,弟子都愿意。”

“哎…孽缘,罢了,罢了,想我门徒万千,原本悟空之后,便不再收徒,但你与我有缘,我便破例一次…赐你法号:了尘可好?”

“了尘?”聂天夕怔了怔,问道:“师父是希望弟子断了凡尘俗世?”

老祖不答却说。

“世间最可怕的不是做错事,而是错心,事情错了可以改正。但心错了,会继续做错事……

圣都城自那日后,消沉整整一年,便再度热闹起来,从表面上看并没有改变,但比起一年前,却仍有变化,茶余饭后,每每人们想起那个惊艳世人的女子时,无不叹息。

九重宫阙那一战,很快传遍万族,人人皆知,关于那日的传闻,也衍生出多种说法,多有不平,却又多不敢言,毕竟那错误的源头,乃是人族德高望重的九守护。

一代天骄,含恨而死?过错不了了之,更无人敢再提及。

人族九守护决裂,冰尊退出。

冰尊与人王的惊世之恋,也因那日公诸于世,芸芸众生,悠悠众口,人生百态,一朝体会。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繁星点点,银月斜挂,邵灵禅突然出现在此间天地,遥望那亭亭玉立的倩影,不禁微微一叹。

一晃数十年过去了,每每夜深人静,这人都会独自感伤……

月色朦胧,江南山水和数十年前一模一样,堆砌的假山,白色石拱小桥下流水潺潺,锦鲤摆尾,栽种了不少奇花异草,皆是当年聂天夕留此养伤种下,并且四季常开,芬芳清香,随风飘来。

雪芊荨静静立于月华中,绝代佳人,几近神灵,似是从银月中坠落下来的仙子不染人间尘气。

“巫族已经被我安置好,如果不出意外,我们的计划即刻便可施行。”

邵灵禅一身雪衣,在夜风中轻轻飘动,徐徐而来。

雪芊荨不语,面色平静,那注视着幽湖的清眸中,有着不加掩饰的伤痛。

数十年里,精灵族和巫族皆迁移了领地。

从表面上看人族再度恢复平静,那日大战引起的话题,也渐渐平息。

但在一些人心里,却始终不曾忘记。

“洛施华闭关数十年仍不见动静,看来此次不能获得洛神之力,她是不会出来了……”

“倒是雷尊、银月、幻尊三人,此次出关已隐隐有超越我的趋势……”

邵灵禅自顾自说着,不管是洛施华的闭关,还是银月和雷尊的疯狂修炼都意味着一种化悲痛为力量的隐忍。

“糊涂已经睡下了?”

雪芊荨轻轻颔首,长长叹息,试图安抚内心再度波澜起伏的情绪,眸中有着点点的晶莹闪烁。

自从与小糊涂重逢,雪芊荨脑海中时常出现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

时至今日,她终于明白那是什么?

那是她丢失的记忆,而随着记忆重拾,她的神力也正觉醒。

“佛前一跪九万年,未见我佛心生怜。只因我曾牺牲性命,保全她,她便要替我承担一切,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邵灵禅长声叹息,感触良多,事到如今,孰是孰非已不再重要,雪芊荨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此举非常人能明,但她,也因此失去最重要的人,那种痛苦,唯有她自己最清楚。

只是,邵灵禅不知,雪芊荨与她说的,并非同一件事。

“我终于知道她的心情。”

随着记忆重拾,她渐渐体会到聂天夕当时一个人面对过去的恐慌和不安。

“数十年了,芊荨仍不能释怀吗?”

那日,她对天下宣布退出九守护,远离俗世,当真归隐,整日教导小糊涂,将所有的心思和爱,全部寄托在她身上。

只是夜深人静时,时常能见到她睹物思人,黯然垂泪。

似乎那段伤痛,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浓烈了。

如今天尊虽贵为九守护之首,但在众人的心中,威望却远远不及雪芊荨…

纵然冰尊已经退出,纵然她爱的是女人,却毫不影响她为人族做出的贡献。

那一战,人族选择沉默。但不说,不代表真的就此掀过。

雪芊荨归隐,唯有邵灵禅能见到她,其余人一概被她拒之门外。

自从神力觉醒,雪芊荨的实力越发深不可测,如今她已无限接近神级,距离真正的神级,只是时间问题。

有人预言,如果可能,人族即便没有人王,也能出现一位匹敌魔神的神级强者。

“弹指万年,五年又算得上什么?就算再过上百年,千年,万年我依然愿为她如此。”

“哎…我看你是根本不想走出…”

“我曾为人族舍弃她,而今人族已与我无关,我为何不能为她停留原地?”

邵灵禅不知该如何劝慰,轻声一叹:“可你为她已经违背老祖的遗愿,舍弃九守护的职责……”

雪芊荨凉凉一笑,“我违背的又岂止是老祖遗愿?我们更破坏了老祖的计划,天夕她承载着老祖所有的期望……”

邵灵禅不解,“你在说什么?什么希望,计划?老祖遗愿不是让我们…”

“我们都错了!魔神只是一个幌子,魔神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存在…我们谁都不是敌手,唯有天夕,而天夕觉醒的并非是寻常的觉醒者,她是在觉醒她自己…”

邵灵禅如同看疯子一般,看着雪芊荨,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雪芊荨却自顾自的娓娓道来。

“我违背了自己的心,违背了老祖的遗愿,违背了年少时的立志。自认为本心坚定,自认为成熟、自认为练达、自认为正确…但经此一事,我才发现,从前的自己多幼稚…看穿了,想透了,我也因此变成年少时最憎恶的那种人。”

邵灵禅听得云里雾里,望着这张有些清减的侧颜,青丝柔顺,神色恬淡出尘,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随时乘风而去,远离尘世,无比遥远。

她知道,如今的冰尊心境已与当年截然不同,自从那人死后,尤为明显…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绝望和自责,令雪芊荨陷入万劫不复无法自拔…

“也许不开始,便没有后来的伤痛…”

雪芊荨轻轻摇头:“这世上有许多事,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不可改变。我忘记了过往的一切,孑然一身,却留下一身的罪孽,让她独自承受,她为我犯下一次次杀孽,其实,她早就知道所有,却不告诉我,定是怕我伤心难过…”

※※※※※※※※※※※※※※※※※※※※

感谢留言打分的小伙伴!

如果发现问题留言给我,你们的反馈对我来说很重要,作者写到这里自己都有些乱,生怕出现问题。万分感谢!

喜欢点苍穹请大家收藏:(www.vp268.com)点苍穹笔趣阁vp更新速度最快。

点苍穹最新章节 - 点苍穹全文阅读 - 点苍穹txt下载 - 不想长大的全部小说 - 点苍穹 笔趣阁vp

猜你喜欢: 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天下等我为皇萌宠在上:师父,抱抱要亲亲入魔不负妻缘凰女拒嫁:奈何桃花如此多步天纲魔王霸宠:逆天九小姐魔妃嫁到:蛇君的三世眷宠[火影]忍界之神[火影同人]或许改变门越来越小[快穿]一剑霜寒重生之绽风华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极品炉鼎:殿下我腰带呢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教你养成一只圣母穿到明朝考科举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一仙难求杀破狼异世之铠甲制造者月都花落,沧海花开玉玺记
完本推荐: 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妻归来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武道天途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异世之逍遥修神全文阅读萌上天命贵女:帝妃本色全文阅读云的抗日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唐谋天下全文阅读绝鼎丹尊全文阅读三国之特工皇帝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残王毒妃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快穿:炮灰打脸攻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战国长生天阙极品最强大少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无敌神医超级学神武神皇庭至尊神魔亘古大帝傲娇萌妻,只宠你!神魂丹帝星际淘宝网伯爵大人有点甜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绝品神医天芳丹师剑宗我独仙行超强兵王在都市狩猎好莱坞最强狂兵最佳赘婿首富小村医道家祖师驸马要上天重生之都市狂仙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入侵神话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点苍穹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点苍穹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点苍穹txt下载手机版 - 不想长大的全部小说 - 点苍穹 笔趣阁vp移动版 - 笔趣阁vp手机站